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來自台灣的2.75次元人。
產量極少極慢,追蹤還請三思。
日文&英腔勉強中,用語有誤歡迎指正。


【嵐ARASHI】
團飯&藍黃雙擔。
CP主食宮大、櫻相、潤雅。
安利不成不打緊,抽票衝場搶第一。

【歐美】
本命抖森,副命臉叔,關注海總、本尼。
扛起抖森以跑百米速度衝刺地球十萬圈,後來的全都追不上<(`^´)>!!!

【雷神索爾】
本命Loki二公主。
CP主食錘基。
諸神皇婚 I'm here,江山沒了還有你。挑起錘基大旗再戰千億年。

【櫻桃小丸子】
本命花輪。
CP主食花櫻、杉大。

【NARUTO】
本命卡卡西&光希。
CP主食大和卡、帶迪、佐櫻、水香,
副食鼬佐、柱斑……。

【SIREN(1+NT)】
本命犀賀先生。
CP主食犀幸、宮牧,副食宮美奈。

【KANA-BOON】
團擔偏隼斗。



※東野圭吾、新垣結衣、ふっなしー、各種諧星……

歡迎各種拍打餵食搭訕(.゜ー,,゜)~
謝謝大家的小愛心和評論(´・∀・`)/♥

【宮大KS】不可抗拒的遺忘


我來更文了!!!

這次撒玻璃。聽了五月天的"好好"立馬開虐。

割傷請別揍臉(捂面

※題目取自三十題系列之『虐』。

※意境清水,虐取向。糖都是假象。

※N的心理戲有點多。

※設定…就標題那樣(?

——————————

貓就睡在那兒。

金光穿透玻璃,窗緣將之框成了方格狀,針織毛毯般軟鋪在牠背部的黑色斑點上。

一旁純白的部分被隻手遮蓋。

「你剛才說,牠叫什麼名字?」

手的主人發聲,清澈音色與寢貓的呼嚕相互融合。

二宮愣了愣,扯出一抹微笑。

「KAZU。牠叫KAZU。」

「嗯?是和也的KAZU?」

「嗯,就是那個KAZU。」

「好奇怪啊,替寵物取人的名字。」

任由軟笑聲竄進耳道,二宮背過雙手,擺在腰後,握著拳頭,收緊指間。

沉默好久好久,明光在貓背上擴散、縮小、擴散、縮小……最終完全平攤。

手的主人緩緩扭過頭來,八字眉向天空微蹙。

「對不起,生氣了嗎?」

二宮沒反應。笑意壓了下去,眉間添上數條摺痕。

怒氣成分為零。陰影摻雜著其他解讀不來的情緒。

輕輕呼吸,冷空氣衝入肺部。貓的熟睡減緩了拳心的指痕深度。

「你對這名字有意見嗎?」

「唔,沒有呀……」

「是嗎?」

「雖然有點奇怪,不過還是挺好的。畢竟Nino有這種天賦嘛。」

軟笑環繞於耳畔,撫平刻意擠壓出的皺褶。

———我知道答案的,一直。

「…你恭維我也沒用的啦。」

「原諒我嘛,Nino。」

「信不信我幫牠改名?Satoshi如何?」

「嗚嗚…不要啊……」

所謂天賦,能讓人輕易解惑。

艱澀的題目,適合早已知曉答案的我。

卻不適合一再失去答案的他。

有天賦的我,唯一的職責,就是斬斷路途並將解答化為秘密。

所以,對於貓的名字,大野さん絕對不能有意見的。

『果然是大叔吶。』

意見如同水龍頭。旋開鈕,覆水難收。

把旋鈕藏好是例行公事。

因為大野さん沒有開創道路的權利。

『你自個兒亂取的名字怎麼能忘。』

沒辦法。

我無法告訴他。



世界已經沒有秋天的蹤跡了。

把頭髮染回黑色吧。

二宮在心中如此打算。

「Nino,你看,像不像冬季戀歌呀?」

雪靜靜地飄,落在大野秋栗的前髮上。

滿臉得意,方才左右著貓背光輝的手提高單眼相機,向二宮眼前湊去。

畫面中映出二宮雙手合十、闔眼祈禱的側臉。

二宮朝他的手臂打了一拳。力道柔得像棉花。

「臭小子,你偷拍我啊。」

「呵呵,因為帥嘛。」

「就說你恭維我也沒用了。」

「嗯~是嗎,那跟裴勇俊一樣帥呢?」

「為什麼一定要是冬季戀歌……」

「因為我也想演演看嘛。」

大野收回手,憐惜地捧著相機。

將脖頸盡可能縮入圍巾內,二宮呼了口氣,白霧飄散空中,消逝在灰濛的雲裡。

「很可惜,不可能。」

「…為什麼?」

不可能的。

你寄託給未來的希望,永遠不會有結果。

秋天遲早會消失。就像現在一樣。

所以我才每日都前來祈禱。

期許終有一天,你能將希望連同貓名的來由徹底忘掉。

你不須懷有任何希冀。

我不要你再失去答案。

「吶,Nino,為什麼?」

「…因為……」

二宮埋在圍巾裡的唇向內緊抿。

頃刻間,大野的雙頰被隻手捏住。

「因為我比裴勇俊還帥啊~」

「唔!什麼啦,自戀狂!」

字句含糊在嘴裡,給予二宮動力,掙扎著維持眼神溫度。



他就坐在那兒。

像隻貓一樣瑟縮身子,把長椅空出很大空間。

陽光沒有溫暖,穿越樹影,筆直照射於栗髮上頭,映出一片飽滿的麥黃。

秋天殘存的氣息。

拿鐵咖啡的熱氣與香味,嗅起來不太真實。

二宮走過去,坐進空位,對方似是找著了依慰之處,雙眼半闔,緊靠著他的肩膀。

「好暖,好想睡……」

「在這裡睡著會凍死喔。」

「唔…不會啦,一下下就好……」

「不行,要睡就回家。」

「五分鐘,五分鐘就好……」

「……真拿你沒辦法耶。」

眼瞼向下蓋去。

很快地,肩頭沉重許多,耳邊呼吸變得沉穩。

二宮各持著一只鐵罐的雙手巍巍顫抖。

就這樣吧。

這次也會成功。聚光燈回到原點前,道路會消失的。

引導蒙著眼的你在原點繞圈,就是我的職責。

如果再也勾不著解答了,那麼在開始以前便提早結束的旅程,對你來說會是救贖。

那種救贖,也會成為僅屬於我的秘密。

讓我獨自保有祕密吧。

「五分鐘囉。」

「唔……」

厭倦再湊齊拼圖了。

所以,全心依靠我就好。

我會替你築起圍牆的。

稍稍扯開嘴角,既陌生又熟悉的弧度。

如同平鋪在貓背上的光線,如同古早電視劇男主角的俊俏。

「你、你好……」

重量從肩上彈了起來。

「嗨,你一個人在這兒睡著了。」

「…啊,抱歉。」

顫抖的音律,化為晚霞,搖撼著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光線框成方格,擴散、縮小、擴散、縮小……最終完全黯淡。

拜託了。

忘記你的命運,原諒我的自私。

「咖啡,要喝嗎?」

—————【FIN.】—————

說好割傷不打臉!!!!!(躲

寫文到現在沒寫過幾篇虐…不太能適應,玻璃糊了自己滿臉。

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表現N的溫柔。

還是其實我的表達差到根本沒人發現利達失憶了XDD

如果有寫到讀者心裡,我會很開心的。

這次先到這裡吧,以後我會盡量寫甜的(笑

评论(2)
热度(22)
©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