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來自台灣的2.75次元人。
產量極少極慢,追蹤還請三思。
日文&英腔勉強中,用語有誤歡迎指正。


【嵐ARASHI】
團飯&藍黃雙擔。
CP主食宮大、櫻相、潤雅。
安利不成不打緊,抽票衝場搶第一。

【歐美】
本命抖森,副命臉叔,關注海總、本尼。
扛起抖森以跑百米速度衝刺地球十萬圈,後來的全都追不上<(`^´)>!!!

【雷神索爾】
本命Loki二公主。
CP主食錘基。
諸神皇婚 I'm here,江山沒了還有你。挑起錘基大旗再戰千億年。

【櫻桃小丸子】
本命花輪。
CP主食花櫻、杉大。

【NARUTO】
本命卡卡西&光希。
CP主食大和卡、帶迪、佐櫻、水香,
副食鼬佐、柱斑……。

【SIREN(1+NT)】
本命犀賀先生。
CP主食犀幸、宮牧,副食宮美奈。

【KANA-BOON】
團擔偏隼斗。



※東野圭吾、新垣結衣、ふっなしー、各種諧星……

歡迎各種拍打餵食搭訕(.゜ー,,゜)~
謝謝大家的小愛心和評論(´・∀・`)/♥

【宮大KS/熊成】老夫老妻三十題練習

從『相戀十年』三十題中挑了三題來寫。

第一次發樂乎。是個很短的小品,字數未達兩千。

※ 很有KS韻味的熊成

※ 類似後記的架空文

※ 設立在成瀨未死的前提下

※ 清水&糖的集合體。或許較偏向前者

——————————

1. 酩酊大醉

踩著迪斯可鏡球反射到地面的碎光,熊田朝吧檯遞了錢,向酒保道聲謝後便架起另個人的臂膀從密道溜出去。
夜色掩蓋在他倆背上,形成一層無形的保護膜。經過路燈時總有種被強光打擊的痛感,但不待須臾,那股力量又會迅速融進因背脊拱起而拉緊的西裝外套中,變得柔軟平整。

抵達離開酒吧後的第十座路燈下時,熊田駐足,靠在一旁花圃邊上喘息,肩膀依然奮力架住如破氣球般徹底洩了氣的身軀。
成瀨這個傢伙,盡會找他麻煩。早知不該向他報備自己要來PUB啥的,明明才幾杯雞尾酒下肚就醉成這樣……

意志與酒量成反比,怎麼看都不太像話吧。

「…唔……」
一路都癱在他身上的成瀨終於發出了不適的嗚咽聲,眉間皺褶被強光照出明顯陰影,臉色略略發白,襯著夜寂顯得驚悚不已。
「下次不准跟來,懂嗎?」
「嗚…嘔…唔……」
「呃…喂,忍著點,別吐在路邊啊。」

熊田見他一副要吐不吐的模樣,甚覺不妙,只得暫且閉起嘴、稍稍喘口氣,再度邁開腳步,朝不遠處綴了幾點明光的建築前進。

2. 沒有言語的夜

攙進廁所內讓對方吐過後,熊田拿了面紙及毛巾替成瀨擦嘴抹臉,也給他漱了口,方才蒼白的神色似乎改善許多,嘴唇回復一如既往的紅潤。
原本打算將成瀨直接丟上床鋪了事,但想到被單不久前剛清洗過,熊田便就此作罷,把人給移到三人沙發去。

由於酒精催發,成瀨很快就陷入深眠。當熊田清洗過身體、從淋浴間走出來時,他鼻間發出的悶鳴早已變為頻率綿長的呼吸。
熊田在沙發旁鋪了地墊的地方坐下,雙手撐著座椅邊緣,下巴靠在手背上,面頰與成瀨之間只有兩個拳頭距離。

不曉得夢見了什麼,眼球在眼皮下咕溜咕溜轉動著,細長睫毛因此隨之顫動。
撥開落在前額的髮絲,熊田愛護易碎品似地替對方撫順瀏海。

新聞媒體慣稱的『天使律師』無論以何種形式歸納,都只能勉強放入參考資料欄吧。根本沒親眼看過天使的模樣,真是群愛說謊的混蛋。

濃厚酒氣在鼻腔內大幅擴散,似乎還融著百合花脫俗的清香。
也就是那樣輕得不著痕跡,熊田雙眼中霎時映入成瀨半睜的霧瞳。
兩人同時張了嘴,水果馨香混得一蹋糊塗,微醺微醉。
面對面、眼瞪眼,靜默了半天,什麼聲音也沒有,又同時閉了口。

夜宿漫長,不知相視究竟持續多久,直至一方再度陷入沉眠,另一方才熄了燈,躺進地墊的軟毛之間,拉過扔在身旁的毯子蓋上。
翻來覆去,四周也只剩靜寂。似乎整個空間,最喧鬧的正是自己。

好吵,吵死了。心臟給我關成靜音模式啊。

3. 說不出口的情話

他就坐在自己面前。難得一見的貓背,好整以暇。
半面身軀沐浴著晨光,襯衫白淨無瑕,第一顆開啟的鈕扣下隱約露出了頸筋。
小心翼翼將荷包蛋折成四分之一,然後豪邁地塞入口中。

鼓起的臉頰和纖長手指意外地相配。竟然完全沒有醉意啊,這傢伙。

「請問怎麼了?」
「…啊?」
被發現了。停滯的視線一不留神就超過了二十秒鐘。
「沒什麼,只是在想那嘴巴有多大空間。」
「很煩人呢。」成瀨放下木筷,嚥了幾口冰水。「我討厭蛋黃散在盤裡,黏糊糊的,很煩人。」
「說誰煩啊你。」
熊田將木筷奪過來,但方才的使用者僅僅遞以如同常態的笑容,從對面伸長手,迅速地搶了整齊橫置在熊田面前的那雙。
「請不要對號入座,熊田先生。」

那種自信滿滿的模樣…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他沒動過早飯了吧。要是自己真用過,成瀨才不會搶去塞進嘴裡呢。
怯,說誰黏糊呢,也不想想昨天是誰死命抬你回來的。

「你頭都不疼?」
「如果是指關於蛋黃的爭議……」
「才喝幾杯就跟死了一樣。」
打斷話語的同時,對面夾白飯的手忽然頓了一會兒,幾粒晶瑩朝碗裡落去。
「我還是挺在意的,像成瀨大律師這樣的職業病重症患者……」熊田執起咖啡杯,啜一口盛在裡頭的液體。上揚的眼尾像隻狐狸。「居然會自發翹班,跟別人進PUB喝酒。」

浸在柔光下的半面身體似是即將燃燒起來般灼熱。成瀨抿嘴,嘴角一隅印下了閃爍不定的油亮。

「真不像你,律師,眼神正在亂飄喔。」

從飯碗中抬起頭,成瀨只看見熊田彎起月牙弧度的薄唇。
再向上,是狡黠的眼尾。
向旁移去幾分……啊,不想看了。

「沒進過PUB,平常也根本不喝酒的吧。」
那種既溫柔又挑撥的真切眼神完全與煩人極致畫上等號了。
臉頰異常發燙,逼使他也異常地俯首逃開對面射來的眼光。

喜歡你。
『別去,會被搶走。』
一定會臉紅。令人煩膩的黏糊感。
所以啊,肉麻話語,說不出口的吧。

好煩,煩死了。一刻也好,心臟停止劇烈撞擊吧。

「你在害怕什麼,領。」

刻意忽略了溫柔滿溢的尾音,成瀨縮起肩膀,從碗內扒了一大口飯,塞入嘴中。

—————【FIN.】—————

希望沒有OOC。盡量把領sama寫得冷靜又嘴壞、熊田寫得常被打槍又喜歡精神撩撥了。

熊田這個角色因為在劇中是客串的,所以有很多創作空間,寫的時候會不自覺加入一些屬於Nino的特質。在其它文裡看見的都是粗暴的熊田(畢竟有喪父仇恨),但在我心中他其實是有溫柔一面的。

啊,至於領sama嘛…他就是個清秀佳人XDD!!

那麼,這篇就到此結束。

不曉得下回會是啥時,敬請期待

评论(4)
热度(35)
©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