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來自台灣的2.75次元人。
產量極少極慢,追蹤還請三思。
日文&英腔勉強中,用語有誤歡迎指正。


【嵐ARASHI】
團飯&藍黃雙擔。
CP主食宮大、櫻相、潤雅。
安利不成不打緊,抽票衝場搶第一。

【歐美】
本命抖森,副命臉叔,關注海總、本尼。
扛起抖森以跑百米速度衝刺地球十萬圈,後來的全都追不上<(`^´)>!!!

【雷神索爾】
本命Loki二公主。
CP主食錘基。
諸神皇婚 I'm here,江山沒了還有你。挑起錘基大旗再戰千億年。

【櫻桃小丸子】
本命花輪。
CP主食花櫻、杉大。

【NARUTO】
本命卡卡西&光希。
CP主食大和卡、帶迪、佐櫻、水香,
副食鼬佐、柱斑……。

【SIREN(1+NT)】
本命犀賀先生。
CP主食犀幸、宮牧,副食宮美奈。

【KANA-BOON】
團擔偏隼斗。



※東野圭吾、新垣結衣、ふっなしー、各種諧星……

歡迎各種拍打餵食搭訕(.゜ー,,゜)~
謝謝大家的小愛心和評論(´・∀・`)/♥

【宮大KS】各種段子

都市宅那篇碼好久都沒能碼出個頭緒來……於是先整理幾個段子集合在一起來除除草。

也是之前在噗浪上打的。實在回憶不起自己到底在無形之中積了多少段子……

紀錄腦洞的記事本裡光是KS的題材就積了將近二十個。

要不要乾脆哪天辦個大特賣把腦洞贈送出去哈哈哈~(被PIA頭#


宮大KS。內含各式paro、熊成、功領、青志死神……

※部分題材取自30題,主旨都標在題號旁。

※第13~15題騎自行車

※希望第二和第十題不要被河蟹。



——————————




1.


「打從一開始就說過了。官司結束後請別再與我有任何瓜葛,熊田先生。」成瀨瞅著他,即使突如其來地從後方被捉住手肘,神態仍舊沉穩冷靜。
但熊田似乎沒打算罷休,見對方意圖掙脫自己的箝制,趕緊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拔高音量喊道:「喂,你也未免太無情了吧?我們就不能……」

在此同時,佇立於大門旁的警衛以近乎相同的音量朝他喊:「那邊那位小哥,請你小聲一點好嗎?」神色明顯不悅。
熊田這才終於意識到自己仍身處於法院管轄範圍。

「呃…抱、抱歉……」




2.


「流氓。」即便口出惡言,雙眼仍迷濛混沌,直勾勾地盯著面前男人的面容,雙臂也順從地交叉垂掛在對方頸後。

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帥氣了。

原先墊在自己身後的雙手蠢蠢欲動,向脊椎底端移去。觸碰瞬間,只聞成瀨一陣幾近嬌嗔的悶哼,搞得熊田心頭犯癢。
「很喜歡吧,成瀨律師。」




3.


大野伸出手,穿越從窗外透進的金芒,撫上對方被夕日勾勒出弧度的側臉。

啊,感覺好像快融化了。

二宮斜著眼看他,嘴角揚起迷人笑靨,頰側被擋住了橙光的部分散發陣陣溫熱。

那並不來自於自身體內,此刻卻都著實歸屬於他。

「笨蛋,該臉紅的是我吧。」
圓潤臉龐染上緋色的同時,他忍不住笑出聲來。聲響與熱度溫柔地融為一體。




4.


「討厭討厭討厭……」
「笨蛋笨蛋笨蛋。」
「討厭你,討厭你不跟笨蛋親親。」




5.【你已離去】差點說出口的話


「啊,那個,我……」
他轉過頭來,下眼瞼發紅著。

忍受的也許是悲傷,也許是疲憊,但無論何者,都讓我把一切話語連同薄荷糖吞了進去。

「我們,下次約大家一起去喝酒吧。」
「嗯,當然好。」


我將背抵在浴室的牆上,雙腳發軟卻倔強地蜷縮。
漫長的門廊,一路直行的他沒有回頭。那一貫堅強孤獨的背影在欄杆旁詭譎搖曳。

電梯門開啟、關上。我沒再看見他發白的容顏。

雙手覆著嘴唇,紅腫依舊。
我痛苦地嘔吐了出來,酒水漫在浴池裡。

那顆形狀仍舊完整的薄荷糖,似是提醒著我意識到,今日與未來都將在這悲慘的疼痛與靜夜,徹底終結。




6.【BE】報復

「你也不過就是個懦夫。」
與初次對峙時截然不同,熊田臉不紅氣不喘地,雙眼在刀鋒反射的月光中睥睨著對方。
「殺人對你來說只是場遊戲。」
「真可惜,我玩得並不盡興。」

雙方面頰逼近,只留得呼吸。

鮮血的鐵鏽味與百合花香突兀糊在一塊。

熊田吻著他,似是天邊彎月早已將脖頸刺痛撫平那般熱烈交纏,一如他們曾經擁有。
「其實我很喜歡你呢。」成瀨回咬著熊田的舌尖。「以前。」




7.【一方死亡】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真希望能進甲子園啊。」
第一次見無欲無求的他朝天空喃喃著、渴望著什麼,身影輕柔飄盪在櫻花飛舞的季節。
「青志老師……你怎麼像個沒事人一樣。」
「咦,是這樣嗎。」

我不覺得有什麼關係啊。田茂青志笑道,朝對方頭頂緩緩舉起一手,霎時愣地停在了半空中,又猶豫著背到身後去。
「啊哈哈,我是不是又太放縱了?」
「其實……嗚,我可以、可以幫你消除……」
「不了。」田茂青志見那位地獄使者哭得像個小孩,邊抹眼淚邊抽鼻子,無奈地笑笑。


「讓櫻花掉落吧。」
他伸手指向天空,瀏海遮住了視野。
「嘿,說不定……我還能跟你成為搭檔呢。」




8.【中二】我好像,愛上你啦~


「吶吶,聽說隔壁高三的班級裡有個奇怪的傢伙耶。」
「相葉雅紀嗎。」
「喂喂Nino你好壞!我才不是怪人咧!」

相葉連拖帶拉,把他引到隔壁班窗外去,使得二宮滿面不情願地被迫拋下心愛的遊戲掌機。
「啊,就是那個……好像叫作~大野智…的樣子。」相葉小心翼翼指著走廊窗邊最後一個座位。
二宮朝同個方位望去,只見一團軟綿綿的人球癱在桌面上。
「他哪兒怪啊。」
「唉呀我也不知道啦,總之我是聽別人說的。據傳他的言行超級奇怪的!整個學校都曉得他,所以有點好奇就想來看看。」


二宮怒地瞅了相葉一眼。眼神似乎在說:你個相葉笨蛋,就為這點無聊的謠言擾人清閒?
被煩躁沖昏了頭,他無畏地掙脫對方緊捉的手臂,向窗台走近。

「欸。」
二宮輕輕戳了他,那團人球便受打擾似地縮了幾下,從臂膀中抬起頭來。與他對上眼的瞬間,二宮還以為自己跑錯了年級。
「你就是大野智嗎。」
「唔…嗯?」

「我說,你、是、大、野、智、嗎?」

「啊,嗯……找我有什麼事嗎?」
「呃……沒什麼,沒事!我先走了,Bye。」
不想和這種傳說中挺有名氣的人扯上關係,二宮刻意打斷交談,心想這人除了一副睡眼惺忪、迷糊遲鈍的模樣,也沒什麼好奇怪的,還是早點回去打我的遊戲吧。


說時遲、那時快,二宮才走回相葉身邊想抱怨些什麼時,大野將頭伸出窗外,叫住了他。
「啊,等一下。」
「……啥?」
「你是隔壁一年四班的二宮和也嗎?」
「喔,是啊,你認識我啊。」
「嗯~FuFu,果然長得很可愛耶。」只見大野軟軟地笑著點了點頭,眼裡倒映進二宮的身影。「我好像愛上你了~」

「……。」
「看吧我就說他是個怪人……」
二宮望著大野又再度趴了回去,突然覺得這十七年來建構的世界觀都在方才那一刻崩潰了。

我的媽啊……我這是被學長撩了嗎!!!




9.【思春期】夏天的暴雨


結業式當天,迎來入夏之初的第一場暴雨。
二宮站在門廊前,學生與情侶一個個結伴奔馳於雨中,不禁令他感嘆,所謂青春就是如此吧。
可惜相葉今天請了假,沒人和他一同跑回家了。

「喂?姐,妳下課時順便去車站接媽吧,外頭下大雨了……」他用空著的一手把掉落的書包背帶重新往肩上調整了些。「我跟相葉一同撐傘。嗯,路上小心,掰。」



過了半刻鐘,大雨依然沒有停歇。
同學也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二宮一人靠在牆邊低頭滑手機。

「那個……」

霎時,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從螢幕後方冒了出來。
二宮抬眼望去,只見有個矮自己半顆頭的少年貓著背站在他面前,略駝的肩上背著不少畫具。
「如果不嫌棄的話,」少年努力撥開遮住視線的瀏海,手中拿起一把透明直傘。「要不要跟我一起撐?」
二宮並未立即答覆,瞄了少年的衣裝幾眼。
藍色領帶,以及縫著金色邊框的名牌。三年級的裝束呢,原來他是學長嗎?


良久,二宮仍未回應。少年見狀,急忙把直傘塞進對方手中。
「你、你姓二宮對吧?」他邊吃螺絲邊詢問道。「我前幾個禮拜搬到你家對面……我媽媽跟你媽媽好像交情很好,她、她要我遇到你時好好照顧你。」
「哦……原來你就是那個每天遲到,小時候還從腳踏車後座摔下來的大野啊。」
聞言,大野"碰"地羞紅了臉,不受控地向二宮的肩推上一把。
「囉、囉嗦!開傘!」
「哈,蛤……?」
「開傘!回家!」

於是,二宮就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和大野共撐一把傘出了門廊。




9-2.


「你這把傘是給哈比人撐的嗎……傘面也太小了吧。」
「什麼哈比人……」
「唉,算了。」二宮將手臂繞過大野的肩膀,順勢摟了上去。「這樣就足夠了,要是讓你感冒就不好了呢。你不介意吧?」

大野半天沒有應答,二宮奇怪地朝他看一眼。
「噗,你幹嘛嘟嘴?」
大野紅著臉望他。「因、因為我還以為,你只是個小鬼頭。」
二宮聞言,忍不住笑出聲來,問道:「我現在不像小鬼頭嗎?」
「不像了。」
「那像什麼?」
「……我下次再告訴你。」

「哼嗯?」

「呀…!你、你不要靠過來!」




10.【自由衍生】無心快語

倘若此刻舉止純屬意外,成瀨想,自己大概不會如此坦然接受。
畢竟,他正被一個男人壓在床上。

「你會告我嗎?」
成瀨難得發楞地凝視著有明功一。

他的雙眼是琥珀色的。還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時,成瀨邊嚥下咖哩,邊拋出一個極蠢的論述。
『有明先生,長得真像柴犬呢。』
然後他的通訊錄中便多了"柴犬先生"。

成瀨偏頭思索半晌,雙手以與他風格極不相稱的模式搭在有明肩上。
「也許會。」
「你認真的嗎?」
「等到那時,我們就會在監獄中做室友了。」




11.


「老闆,缺曬衣桿嗎?」
「……咦?」




12.


「老闆,統計表這裡打錯了,毛皮大衣100件你當這裡南極?」
「啊,真的耶……10件才對。」
「下回留心點,我先上樓去啦。」
「欸、你……」
「我不會跑你床上睡的啦。」
「不、不是……那個…我想說,謝、謝謝你啦……」
「(.゜ー゜)……老闆,我可以問一件事嗎?」
「什、什麼?」
「你也會緊箍咒?」
「……咦?」
「你嘟嘴的時候,我都覺得胸口有點疼。」

「(´・∀・`)……我說了你別嚇到。」

「什麼?」

「你大概得心臟病了。放心,屍體我會幫你運回中國。」

「……哈?」




13~15.


一台落鏈的自行車,各位客官坐穩。




——————————



估計是前年~今年打的東西。

整理時有稍微修過了,不曉得有沒有比較好些。

最近吃了好多太太的磨春啊……體悟到青春的美好。゚(゚´ω`゚)゚。

看看何時能把都市宅更一更。先前提到的漁商先擱著,手頭邊有一堆坑得補……每次都想等全部打完再慢慢丟上來。

哪知永遠沒有填完的一天_(:з」∠)_

评论(11)
热度(54)
©大家好我是抖森的小鬍渣×祈森
Powered by LOFTER